手机验证领彩金

阿里彭蕾:CEO如何对抗孤独感?

2019-08-12 10:57:12 三羊创投 分享

  创业者常常坦言会面对孤独,公司的事情怕家里人担心,尽可能不跟家里去说。家里的事情不能带回公司,因为所有跟你一起往前走的伙伴都有生活和工作之间切分与协调的矛盾。

  春节期间,家人团聚在一起,热闹、欢庆,可是CEO内心深处的孤独该如何排解?

  阿里巴巴合伙人彭蕾,曾经在湖畔大学讲课的时候,特别和学员们分享了CEO如何面对“至暗时刻”,如何面对无可诉说的孤独感。

  抱头痛哭的时刻

  2010年,马老师让我去负责支付宝。当时,对支付宝最大的诟病是产品不好用,体验不好。如何把用户体验翻译成KPI来解决?

  现在我们做电商,看订单量、复购率、成交量等等,就像餐饮看翻台率,都是看用户的活跃度。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当时支付宝用户量已经很大了,只要在淘宝买东西就用支付宝,但我问了团队两个问题:一、如果我们开放来想,淘宝直接接入银联,支付宝还有人用吗?抛开那些外部条件,我们的核心优势是什么?二、我们把用户体验转换成接地气的人话,怎么用KPI来衡量用户体验?

  最后总结下来,就一个数据,支付成功率。这个来解决能用、好用的问题,之外,我们还要解决敢用的问题,“你敢付,我敢赔”。围绕这两个问题,用户敢用、能用和好用,成为支付宝的两个战略目标。所有KPI围绕这两个目标展开,我不看总交易量,我就是要看安全感和成功率。这两个问题慢慢解决后,我再看用户活跃度。

  我情愿要每天100人,每天交易100块,也不要一个客户,1天交易1个亿。这是2C和2B的根本区别,是方向问题。我们确定了两个KPI,一是支付成功率80%,二是两亿三次,每年两亿用户每人至少用三次支付宝。

  配合这样的战略目标,我们如何去搭配组织?虽然HR与CEO搭配很重要,但HR的1号位永远是业务老大,组织建设为战略目标服务。CEO要雌雄同体,阴阳合一,你既要思考业务方向,又要思考如何搭班子。

  2010年,我去支付宝后,为了配合战略目标的调整,差不多要让一半的老员工转岗或离职,里面也有一些老同事、老同学,很痛苦,但一旦战略目标确定了,没办法。心善刀快,带着感念让他们离开,一定勉强留下他对他来说也不是一种好事,对其他有能力的同事更不公平。不合适了,彼此放对方一条生路。当时,每送走一个人,就喝一顿大酒,抱头痛哭。

  现在,我们用支付宝绑定银行卡很容易,但那时候很麻烦,我们和银行一家家谈。我们最大一笔赔款是100多万,一个大客户绑定了信用卡然后盗刷,我下决心要赔,一是对外,一是对内赔给风控团队看。这样逼自己,就是为了让风控团队提高我们的能力。直到今天,我们可以用1.8元购买100万额度的保险,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对抗孤独感的三招

  做CEO是一种反人性的、孤独的状态,就像我看到一句话说的:他们不能倒下,因为身后没有人,或是身后有太多人。CEO的一举一动都要对员工、股东、客户、市场甚至家人负责,最后却发现对自己负不了责。面对不确定感,可能连一个倾吐的对象也没有。

  就像我8年前给团队提出的要求:支付宝要好用,支付率要提升,而且要安全,同时还要扩大用户基数。这些要求当时其实是挺反人性的,你在不断挑战自己和团队的极限,那种孤独感是巨大的。

  要与这种孤独感相处,就要“发现”自己:我究竟要做一件什么事情?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对自己和周围的人们到底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对这些问题,如果自己没有清晰的答案,自己向往的未来不能成为照亮内心孤独和黑暗的一盏灯,你就会面临暗无天日的奔忙。

  我有几个比较实用的招数或许可以帮助创业者对抗孤独感——

  1、放飞自我。在战场上最不容易被打死的往往不是那些枪法最好的人,而是最勇敢的人,如果前怕狼后怕虎,还想做好人,最终折磨的是自己。因此,做商业决定时,你一旦看清目标,就要不管不顾地冲在前面,如入无人之境。

  另外,有时候要允许自己“不靠谱”一下。比如你可以偶尔在团队面前失态,偶尔拍桌子骂人。比如你可以带着团队出去疯一下,蹦迪或者是看电影,或者自己去做个纹身,不必每件事都规规矩矩的。

  2、保持乐观,相信未来。我少年时读《飘》,书里的最后一句话对我影响至深:Tomorrow is another day(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要只盯着眼前的一地鸡毛,要相信今天自己为公司、组织和团队定的方向是正确的。

  哪怕最困难时也要告诉自己,明天这时候就好了,下周这时候就好了,下个月这时候一定会好。

  3、要有自己的爱好和趣味。创业久了之后,你从头到脚都会被贴上一个标签:苦逼的创业者。看到任何东西都恨不得马上跟自己做的事联系起来,没法专心欣赏生活中的美。

  因此你要学会找到自己的乐趣,找到彻底忘掉自我责任的刹那。马老师这些年一会儿唱戏一会儿唱歌,一会儿演出一会儿拍电影,一会儿还要玩魔术,这些都是让一个人回到原始的本真自我的方式。

  核心班子要坦诚信任

  很多创业者和公司leader都关心自己能否跟下属做朋友,其实CEO注定是孤独的,公司越大,孤独感越重,很难跟下属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CEO在跟团队交往时,亲切感和距离感的分寸都需要拿捏。

  也有人问我,马老师对你们难道不像朋友一样吗?其实对我们这群人来说,马老师既是领头大哥,又是师长,也有一部分是朋友,很多角色交织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喝酒打牌,一起南征北战,但作为公司的灵魂人物,马老师不可能把对朋友的所有期待都放在下属身上。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