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杂剧是对各种艺术形式和文学形式的综合与创新

admin 社会 2019-10-23

元杂剧之所以能够在元代形成并发展到繁荣的顶点,一方面是由于元代工商业和城市的发展以及市民阶层的壮大,提出了社会的需要;另一方面它的形成和发展也离不开文艺本身的客观基础。盐谷温《元曲概说》云:“元人杂剧,殆集宋金以来杂剧、院本、鼓子词、?弹词、诸宫调、唱赚、傀假、影戏之大成,有百川汇海之势。”所以元杂剧是在前代各种文艺形式的基础上,经过广泛的吸收,不断的相互渗透和融合,而形成的一种具有高度综合性的艺术,它的形成和繁荣也体现了文学艺术本身发展的内部规律。戏剧是一种综合艺术,而元杂剧的综合性尤为广泛。它包括科白、歌唱、舞蹈、故事、音乐、美术、杂技等各种因素,是由各种艺术形式融汇改造而成的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它既包括视觉艺术,又包括听觉艺术,可见可闻,有声有色,因此更加真切动人。

元杂剧是对各种艺术形式和文学形式的综合与创新

元杂剧艺术表演

中国科白戏的起源,历来都追溯到《史记·滑稽列传》所载春秋时代优孟扮为孙叔敖与楚庄王相问答一事。此后,《三国志》所载刘备令倡优扮演许慈、胡潜互相争斗的《许胡克伐》魏帝曹芳令郭怀、袁信扮演的《辽东妖妇》,《乐府杂录·俳优》所载双方相戏的唐代参军戏,都可谓之科白戏。但它们大都是非规定情景的即兴表演,并无固定的剧本。到北宋教坊杂剧,已有剧本的写作,吴自牧《梦梁录云》:“向者汴京教坊大使孟角球曾做杂剧本子,葛守诚撰四十大曲。”可见北宋教坊杂剧已经脱离了即兴表演的幼稚阶段而且,这句话把杂剧和大曲并列而言,《东京梦华录》载天宁节赐宴情况也把“勾杂剧入场”和“勾合大曲”、“勾小儿队舞”等分开叙述,由此可见北宋教坊杂剧显然不同于歌舞形式的大曲和队舞,而且它们彼此之间是互不联系的,所以必须用参军色勾放另据今天所辑到的北宋教坊杂剧的故事梗概,也可以看出它们都是比较短小的科白戏。

元杂剧是对各种艺术形式和文学形式的综合与创新

元杂剧艺术表演

又《东京梦华录》云:“诸杂剧色皆诨裹。”其勾杂剧词云:“宜进谐之技,少资色笑之欢,上悦天颜,杂剧来欤!”可见北宋杂剧主要以滑稽调笑为其内容,而这样的内容以科白形式为宜。所以王国维《元戏曲考·序》中说:“宋时戏剧,散见于小说者颇多,皆随时随地,漫作谐谑,均与歌曲无涉。”不但北宋教坊杂剧全系科白,金院本(狭义的)也以科白为主。徐充《暖妹由笔》云:“扮演戏文跳而不唱者若院本。”陶宗仪《辍耕录》云:“其间副净有散说、有道念、有筋斗有科汎。教坊色长魏、武、刘三人,鼎新编辑,魏长于诵念,武长于筋斗,刘长于科汎至今乐人皆宗之。”其中提到院本的主要角色副净和当时的三个著名演员,均不及歌唱。王实甫《丽春堂》云:“也会做院本,也会唱杂剧。”对杂剧(指元杂剧)称“唱”,而对院本则称“做”。

元杂剧是对各种艺术形式和文学形式的综合与创新

元杂剧艺术表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